恐怖小说 > 都市言情 > 最风华 > 三百四十四 兰子兮离去

三百四十四 兰子兮离去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两人继续打坐疗伤,却再也没有进入离天界中。兰陌曾对楚璃说过,他不想知道她身上的秘密,怕万一遇到修为更高的修士,通过他知道了她身上的秘密。他不怕自己受到伤害,但是怕楚璃为此受伤。

这一天,兰陌正在打坐中,突然浑身的血液翻滚,神识中出现了血脉召唤。他觉的有些奇怪,感应了一下,召唤出自星罗岛的神启殿中。他站起身来,见到阿璃还在打坐中,也没有惊动她。就给楚璃留了一个口讯,起身离开了陌璃岛。

一日后,楚璃从调息中醒来后,发现兰陌不在了岛上,看到他们居住的木屋桌子上,兰陌留下来的口信。

又过了六个时辰后,从岛外飞来了一张特殊的送物符纸,上面留有兰陌的气息,楚璃一把捏碎符纸,符纸里掉出一个暗金色的指环。楚璃神识扫过,发现是一枚储物戒指,里面的空间面积比她的储物镯还要大。

里面放着的物品几乎占了空间的三分之二,储物镯的一角上除了放着一封信外,还有一个小玉瓶。

楚璃打开了这封信,上面正是兰陌飘逸洒脱的字迹,信上写着一首诗:

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
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何日见许兮,慰我旁徨。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

今生吾爱:我非本界中人,几番轮回只为渡这一世情劫,今日情劫圆满而归。然,两界时空如隔天堑,恐今生相望不能相拥,天涯各自珍重!

这封信生生的在楚璃的心中,划出了一道不可逾越天堑,她闭了闭眼,机械的打开了那个小玉瓶,瓶中装着三滴金色的血液,根据上面的气息判断,这是兰陌凝炼后的心头血。

楚璃盯着这样的物品,心头木然,灿若星辰的双眸,黯淡了星光,变得空洞起来。片刻后,楚璃划开空间出现在了星罗岛上,隐身在星罗岛的半空中,举目望向城主府,城主府内冷冷清清的。

楚璃耳边听到了,也看到了许多人对着城主府,正在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:“哎,听说了嘛,三个时辰前,神启殿消失了。”

“是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我亲眼看到的,神启殿消失前金光闪耀。金光过后,神启殿就消失了。”

“哎,你说是不是因为城主自爆后,神启殿没了血脉传人,所以消失了。”

“嗯,有可能,很有可能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璃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陌璃岛的。她将自己关在了屋里,脑海中轰轰作响。他走了,就这样走了?

原来他是上界之人,原来这只是一场情劫?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,都是假的?一别两宽,各自欢喜嘛!呵呵呵……,为什么她的心不觉得痛,也没有任何的感觉。

楚璃静静地坐了三天三夜,这三天三夜,她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,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所有的思想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,脑海中翻来复去都是那句话:“恐今生相望不能拥抱,天涯各自珍重”。

凤凰双双对,飞去飞来烟雨秋。而如今,凤去了,凰空留。

陌离岛上,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纷纷扬扬的雪花,飘落如碎玉冰晶,木屋后长着几颗梅树,梅花竞相开放,正是娇艳时,那花红里透粉,粉里透白,花瓣润泽透明,就像是琥珀或玉石雕成的,很有点冰清玉洁的韵致。碎玉般的雪花,落在盛开的红梅花上,在雪色天光中,偶尔折射出点点碎光。

木屋内,静坐了三日的楚璃终于动了。她取出了一坛酒,一口口的喝着,很快就喝光了。然后她又取了几坛,继续一口口的喝着,美酒入腹,她神情越发的迷茫,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寂,弥漫在木屋中。

“呵呵呵……醉了吗?没醉,醉相忘,何当缠眷,堪怜寂夜,疏影话凄凉。”楚璃语无伦次的喃喃着。

兰陌的声音,言在耳边:“阿璃,我心悦你。……”一个空酒坛“啪”的一声被摔了。

楚璃嘟囔了一句“骗子!”

“阿璃,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你,我午夜梦回的爱人,让我在这芸芸众生中找了你。”

“骗子!”楚璃又拎了一坛酒喝了起来。

耳边他的声音还在不停地传来:“阿璃,你可知,我有多么庆幸找到了你,找到了你,我的挚爱。……”

“骗子!”楚璃又嘟囔了一句

“只要能与你在一起,哪怕我永世再无轮回,那怕我要堕入地狱,那怕我堕落成魔,谁也阻止不了我与你在一起。”

“兰陌,你混蛋,你是个大骗子。”楚璃的头昏昏沉沉的,仿佛陷入了一场幻觉当中,分不清今时是何时。

百年缘识,今生情惆,在不老的夜里,偶尔串起你温润的只言碎语,折叠成吴乡软语,铺衬今夜的文字。

楚璃越喝越迷茫,眼神却氤氲着一层水雾,她低声喃喃着,说着只能自己听懂的话语。

木屋内,地上落下了数十个青花瓷的酒坛。楚璃醉卧其中,耳边隐约传来了琴音。她悠悠的声音似低喃,似吟唱,仿佛若冰山上的清泉潺潺,若月色下吹过花树的清风。

声音飘渺无依,时断时续,逐渐清晰:“……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……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何日见许兮,慰我旁徨……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呵呵呵,不得於飞兮,使我……沦亡……”

一念一清静,破空而去亦难忘,几番寒暑生死劫,终迎来了回归日,到头来却只是鸳梦一场。

几天后,楚璃渐渐地从这种状态中,挣脱出来。她一再提醒自己,她还有许多事未做,她还要找回家的路,心底的一处记忆也彻底被冰封起来。

那些年,那些月,那些时光,已悄然流逝。那些情,那些爱,那相思,何必再忆。那些山,那些水,那些琴音,已逐渐远处。琴声婉转悠扬,那又是谁,弹奏了一曲绝响,将我万丈红尘埋葬!

楚璃又花费了足足五天的时间,来整理自己的思绪,震惊,痛苦,迷惘,清醒,冷静,抛弃,决断,思索,将痛到麻木的伤口揭开,然后冷静的将一处名为情的地方,切割后再缝合。

从开始的不知所措,到将思绪整理得条理分明。楚璃的灵魂,经过了一次几乎可说是浴火重生般的磨砺考验,这过程不能说是不痛苦,不能说是不受煎熬,幸而已经过去了。

楚璃重新走出了木屋,目光已如月光流水一般的宁静悠闲。她微微抬起脸,从下巴到颈项,构成一条优美的曲线。

似水流年,晃然仿佛又经年,对着清冷孤傲的残月,仰头叹息!手中一壶酒,醉了天涯路,长生之路本就孤寂,人生聚散各有因,最美是淡泊。

她霍然轻松地笑了起来,像是挣脱了某种束缚,明白了什么!这一场情劫是他的,亦是她的,经过了这一番的洗礼,楚璃从混沌中清醒后,神智变得灵敏了许多,兰陌送过来的物品中,诸多的不合理处也显了出来。

她不知那封信送过来后,为何还会有那三滴特殊的心头血,这其中的违和感怎么也挥之不去,想不出什么来,她也就不想了。

这时的楚璃眉间开阔舒朗,洒然一笑,喃喃道:

“他走了,并不是死了,即便此生再无相见的可能,知他安好,我便安心了,何苦自伤呢?”

一股涩涩的感觉,仍在心底泛滥,楚璃嘴里默念的清心诀,随着一天天的逝去,直到这种感觉渐渐地散去。楚璃终于心如止水,一如即往的开始修练,除了身边少了一人,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她还十分好心情的,将兰陌留给她的储物戒里的物品,整理了一下,放入了离天界中。

楚璃在很早时,就在离天界中建造了几间木屋。用于存放灵药或是其它物品,楚璃将兰陌给她的物品,整理摆放好后,也是吓了一跳,看着这些东西,放满了好几间的木屋。

就这样,这些木屋还不够用,还有一半的东西未放好。这其中就包括了玉简,书籍,灵草灵药,矿石材料等等。

甚至还是元晶石,猜想到兰陌是不是把整个星罗岛的库房,搬给了自己,如此就当是了断了这场情劫。

楚璃静下心后,心中的困惑又起,却又一直思索不出什么结果。抬手取出了兰陌的转魂牌,发现并无什么变化。暗叹了一声,苦涩一笑,他若安好,即好!

却说那日,兰陌受到血脉召唤后,就来到了神启殿中。他取了一滴精血,打开禁制,来到了神启殿中心的圆台边上。只见圆台的正中央,出现了一个老者的虚影,老者一指点向了兰陌的眉心,嘴里说道:“痴儿,你还不归来吗?”

兰陌身体一抖,眼睛变得迷惘起来,无数的记忆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。然后,他的眼神很快变得清明,恢复了他原本的记忆,望着眼前的老者倒头便拜:“老祖,可否给子兮一段时间,待此界事了再回?”

最新小说: 骑砍之王者雄心 实名举报团扇开挂 黑洞江湖 在柯南世界装好人 与你初见墨上花开 天圣之录 投资从制霸娱乐圈开始 三界两境录 雄霸诸天始于武侠世界 我真不是不可名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