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崩溃

常听人说生活没有意义,可真问起来,却没几个人说得出怎么个没意义法。

白颜现在就觉得很没意义,他相信有那种在工厂当普工,奋斗了好几年后成了主管成了经理的人,但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先顾眼前的道理,就比如在现在这个联朝电子厂,他要想当线长,一帆风顺都得两三年,要想当主管,起码熬十年,无它,这里头十之仈Jiǔ都是洪都本地人,轮也轮不到他一个外地人上位。

毕竟他一没学历,二没技术,毫无竞争优势,前途是无亮了;再想工资,一月四千左右,一年到头撑死了也就是四万多块钱,这样一想,工作哪里还做得长久。

才会觉得生活没有意义,做着这种没发展性的事,又怎么会有意义呢。

还不如在这混两个月,拿几千块钱工资,另谋他路,这是最好的办法,虽然经过前面几年来的反复试验,生活给出的答案是,这是个笨办法。

白颜在联朝电子厂的生活,过去了大半个月。

期间的花销,白颜或是问陆不懿微信转账,或是问朋友借钱,整天想着省啊省,坚持到下个月月底发工资就好了。

这天晚上,上完班回到寝室,头晕晕的白颜还没坐下呢。

曹敏说道:“白颜,出去吃火锅啊,AA,怎么样?”

身体有些不舒服的白颜不想去,说道:“太累了,下次吧,看这个礼拜星期天放假不。”

曹敏一听就不乐意了,道:“怎么回事,叫你出去吃个火锅都不去啊,又不叫你请客,走嘛,人也不多,吃完就回来了。”

白颜心里来火,只是跟朋友在一起上班,本就是互相妥协才能处好关系,闻言又推脱几句,见曹敏态度坚决,他不好再拒绝,显得矫情,只得答应下来,心里却在暗暗叫苦,这一顿火锅AA下来,最少也得出四五十块,身上哪还有钱啊。

见白颜答应下来,曹敏便穿起外套,去隔壁寝室喊人,没多久又回来叫白颜。

一共四个人,去到欧光宿舍附近的一个夜市里,在一个“串串小火锅”坐了下来,曹敏去点了些菜,要了箱啤酒,回来坐下,发一圈烟,跟他俩朋友聊起天来。

白颜裹了裹外套,打了个哈欠,无精打采的在一旁作陪,时不时拿出手机来看,现在都晚上十点,真不知道哪些人歇息了,哪些人还醒着,所以他发了好几条一样的信息给不同的人,还没看到有谁回了信,要是没人搭理,等会儿吃完火锅拿不出钱,可就要丢脸了。

一顿火锅吃的没滋没味,散场时白颜借故尿急,到棚后拿出手机忙打了个电话给陆不懿。

“喂。”

“微信上转三十块钱我啊,你没看到信息吗?”

“没有,你去问别人,整天找我问钱,你哪是在上班啊。”

看着微信上那冰冷的“通话已结束”,白颜呵呵笑了声,又收到曹敏微信消息,“你去哪了啊,我们在回去的路上了?”

“我过来了,吃了多少钱啊?”

“一人36。”

和曹敏聊了几句,白颜忙点进微信支付,只有34了,又充值,几张银行卡都试,这里几毛那里几毛,凑够了36给曹敏发过去。

总算是保住了那一点点可怜的颜面,白颜笑了笑,猛地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,扶着膝盖半蹲下来,眼泪无声滑落。

翌日一大早。

白颜就干呕个不停,一身又是冰凉又是滚烫,只得去找线长请假,被线长摸额头,喂水,按着坐在流水线一边观察了老半天后,才给批假。

照着导航去到“医院”。

白颜真是被吓到了,这哪是医院啊,分明就是一个集装箱活动房,透过玻璃门往里看去,一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,眼睛半眯不睁。

进去后,男人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白颜在肚子上指了指,“这疼,头晕。”

“吐不?”

“吐清水。”

“噢,应该是胃炎,打针还是拿药?”

“呃……打针多少钱?”

“打针三十五,拿药九块八。”

“那拿药吧。”

背着这个疑似赤脚医生的男人把药拍了个相片给陆不懿发过去,说明情况后得到五十块微信转账。

白颜拿了药出门,看到旁边一家沙县小吃,咽了咽口水,脚迈出一步,又收了回来。

回到寝室里睡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,直到天色暗下,才忍受不了饥饿,回到白天里看到的那家沙县小吃,点了个鸡腿盖浇饭吃了起来,吃着吃着,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白颜用汤匙很是仔细的把盘子上的饭扒到一起,端起盘子把剩下的饭吃到嘴里,吃了个干干净净,出门,被冷风一吹,只感觉二十年下来,从未像现在这般孤寂落寞过。

第二天上班,去车间的路上,白颜的线长撞见白颜,冷不丁来了句,“你去医院看了病吧,病例单带过来了没?”

白颜都懵了,很是不可思议的看她一眼,“我去的是小诊所,哪来的病例单,有发票,你要的话我晚上去给你拿。”

“发票也行啊,这个你要拿给我的,不然不能算你病假,事假要扣工资的我跟你讲,好多人就是怕扣工资,请的都是病假,我批多了,主管要说我的。”

线长很是严肃认真的说着话,手指啊指的。

白颜心里委屈,心里不停问着自己这是为什么啊?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啊!

如果当年没有辍学?如果当年在一个地方工作到现在?如果当年跟别的同学那样当有钱的同学的狗腿子?

如果这操蛋的世界有如果!

就让我在东山村扶一辈子贫,我宁愿跟牛羊马狗做一辈子伴,也不想和恶心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吃饭!

“线长,我要辞职。”

白颜冲着线长很是认真的说道,脸上的疲惫,随着这句话的说出口,变得轻松了些。

花一上午时间,车间和办公大楼两头跑,总算是把辞职流程走完了,工资却还得等工资日,也就是下个月月底。

望着微信上仅剩着的十来块钱,蹲在联朝厂的大门口,白颜想了又想,给在洪都的另一个同学发去信息。

最新小说: 从暗恋到结婚 泥潭 玉金记 血字游戏 重生之末世妖帝 快穿系统之带着宿主去虐渣 重生后偏执王爷非要宠我 冷艳总裁的近身保镖 夫人我把民政局搬来了 状元郎他国色天香
相关小说: 肥婆黄射电影 婷婷套图超市 免费日剧在线观看 手机导航 欧美男同信恋电影 播放三级片的播放器有哪些 米奇妙妙屋快播下载 www.簧片色小姐cho 2013最新款导航仪 QQfish动画 公交车性骚扰体验